忍者ブログ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催。皇图霸业笑谈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設定雖然參考了清末民初之間那段軍閥時代,但也只是參考,具體還是架空的。
本文的人設是歷史向的,並非遊戲向,所以司馬懿大概身高是一米八五,曹丕是一米七(我真厚道啊給他加了五釐米)……


  首陽

  對曹丕來說,一天是從灶台開始的,籠屜裡熱騰的蒸汽就像草原清晨的薄霧,熏得曹丕本就睡眠不足的雙眼越加發澀,他揉著眼角又迷迷糊糊地打起瞌睡來。不知過了多久,外間的聲音讓曹丕從睡夢中驚醒,他連忙去掀籠屜,下層的水已經快燒幹了。

  幸好曹操前幾天就出了門,不然少不得挨頓訓。想到父親,剛才的動靜十有八九就是他回來了,曹丕手腳俐落地把饅頭撿進盆裡,忍著燙端了出去。在廳裡的果然是曹操,他就跟沒注意到曹丕般,徑直地走向裡屋,從父親的披風上傳來了凜冽的氣息,曹丕愣了一下,立刻跟了上去。

  “下雪了?”

  “嗯。”曹操點頭,步伐沒有絲毫的停滯,儘管有些吃力,但曹丕還是緊緊跟著他。

  “要不要把四弟他們叫醒?”

  “不用。”曹操用腳踢開主臥的門,曹丕這時候才注意到,他的懷裡似乎還有什麼完全被裹在披風裡,曹丕只能從形狀判斷——大約是個人。

  不過他並沒有猜錯,曹操把人放到床上後,曹丕這才趴在邊兒上看清楚那是一個青年,瞅著眉眼約莫比他大一些,但是比曹丕瘦多了;看起來雖然細皮嫩肉的,但露在衣服外面的部分佈滿了傷,新舊皆有。

  “這誰呀?”

  曹操邊脫下厚重的山羊皮手套邊回答他:“不知道,撿的。”

  曹丕還想要問點什麼,就被曹操隨手扔的披風蓋住了頭臉。他今年雖然已經十二歲了,但個子著實不高,曹操時常嘲弄他說像個小姑娘。這令曹丕時常感到委屈,在身高方面,他完全繼承父親——曹操自己也沒多高。然而卻十分有威嚴,尤其在揍曹丕的時候氣勢讓他十分膽顫。

  把父親的披風外套疊好放入衣箱後,曹丕本來還想趁著曹操不在多看幾眼床上的青年,然而他一動也不動,曹丕看了半天覺得此人難道已經死了?他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到青年鼻下,感覺到微弱的氣息便松了口氣,又覺得自己真是想太多。

  只是在房裡多耽誤了會兒,曹丕再到飯廳,弟弟們就全起床了。

  “阿彰!洗手了嗎就上桌吃飯?”正給曹植擦著鼻涕的功夫,就看到曹彰舉著小黑手襲向了飯盆裡的白饅頭,這邊剛虎著臉把三弟趕去洗漱,那邊四弟又拖著鼻涕踩到自己的衣角——曹植穿的是曹彰的舊衣服,對他來說這實在是有些過大了——正趴在地上嚎啕大哭。曹丕剛過去抱起來曹植哄,鼻尖突然聞到一些焦糊的味道。

  他匆匆趕到灶台邊,總算把馬奶搶救下來,雖然還帶著點糊巴味,不過也勉強能喂小弟。將馬奶放到一邊待涼,曹丕心想總算能吃個早飯了,誰承想一回到飯廳就看到曹彰拿熱饅頭燙曹植的小臉蛋,把弟弟弄得一臉鼻涕一臉淚,嗓子都哭啞了。

  把曹彰連訓帶罵地唬了一頓後,曹丕終於能坐上桌了,剛吃了一個饅頭,曹操就要出門。按照往常的慣例,如果是巡視馬場,曹丕是要跟著去的。不過曹丕一想到堆在後院的床單,以及嗷嗷待哺的弟弟們,就覺得壓力如山大。一個十二歲的少年,正該英姿勃發闖蕩江湖的年紀,結果他在幹什麼?每天都是家事家事家事做不完。一想到這裡,曹丕就恨不得把頭塞進饅頭盆裡,不過,眼前的饅頭蒸得好極了,又軟又實,讓曹丕滿意得不行,就著鹹菜吃了三五個後才醒悟過來現在不是吃早餐的時候。

  “父親。”他趕到馬廄時,發現曹操還沒出門,正站在那裡和一個人說話。曹丕走過去,發現還是個老熟人。

  “司馬叔叔。”他乖乖地叫道,司馬朗笑著撫摸了侄兒的頭,“丕兒又長高了。”

  曹丕還來不及高興,就聽到曹操說:“別忽悠他,我看這小子以後說不定就這個頭了。”

  “父親!”曹丕雖然平時懼怕父親的老拳,不過為了小男子漢的尊嚴,還是要鼓起勇氣反駁他。看他氣鼓鼓的小樣子,曹操和司馬朗哈哈大笑。笑夠曹操便說道:“丕兒,你也大了,差不多該認真念書了。”

  “父親不是一直有教我讀書寫字?”曹丕儘管高興父親的心意,但他畢竟不是‘自由身’:“我要是去私塾了,家裡弟弟們誰照顧?”

  “父親給你請了老師,來家裡教你。”

  司馬朗笑著接過話頭:“就是我二弟,剛從洛陽的學校念書回來,你還沒見過他吧?”

  曹丕點點頭,他是聽說司馬叔叔有好幾個弟弟,老三司馬孚還給他買過冰糖葫蘆給他帶過城裡才賣的葡萄,想到這裡曹丕剛吞掉五個饅頭的吃貨心又蠢蠢欲動了起來,不知道司馬二叔會不會帶好吃的給自己。

  “那他沒跟朗叔一起過來嗎?”

  曹操不知道兒子心中那點小九九,還欣慰著二小子竟然也開始有好學上進之心了,便說道:“來了,剛說去解手,大概在後院。”

  “我去看看!”

  說完曹丕就一溜煙地竄沒了影,曹操還來不及說什麼就看著兒子的背影消失在牆後,他嘖了一聲說:“這小子,一點都不穩重,真不知道將來能不能立事。”

  “丕兒聰穎又靈巧,孟德兄請放心,這孩子絕非池中物。”司馬朗笑著寬慰曹操道:“穩重這種事,長大就好了,而況還有仲達教他。我這二弟呀,就是穩重過頭了,從小就一點都不活潑。”

  兩個人說著話,便走到了裡廳。曹家雖然有錢,但一來幹得不是正經營生,二來曹操生性多疑,所以家裡不請任何長工僕人,家務瑣事一直是長子曹昂擔著,去年曹操拿錢送他出去留學,這些事就全交接給曹丕了。

  現在曹丕跑後院找他未來的老師去了,曹操坐下才想起屋子裡連個端茶倒水的都沒有,司馬朗是熟知他家情況的,看他起身要去廚房,便說道:“孟德兄,不必麻煩了。”

  曹操咳了一聲,厚著臉皮又坐了回去。司馬朗說道:“孟德兄這次這麼著急叫我來,不光是為了丕兒念書的事吧?”

  “還是伯達心細。”曹操說著,從衣服的內袋裡掏出一個小物件遞給司馬朗,那是一個玉制的腰墜,做成了牌子的樣子。玉牌表面被刮得坑坑窪窪一道又一道,司馬朗仔細看了看,勉強能看出來上面刻著字。

  “協?”司馬朗對著光又確認了幾遍,的確是一個協字:“什麼意思?”

  “我也不清楚,所以特意叫你過來看看。”曹操說道:“最近關內,京城有沒有什麼新聞?”

  “沒有什麼特別值得注意的。”司馬朗摸著下巴思索著:“協……協……協……”

  突然他腦中靈光一現似的想到了什麼,曹操看他欲言又止,便問道:“想到什麼了?”

  司馬朗搖搖頭:“不可能,應該不可能……大概是我想錯了。”

  “有想法就說嘛!”曹操勸道。

  “協……這個字,莫非是當今天子的名諱?”說著,司馬朗突然想到一個可能:“這……莫非…朝中有人盜賣禦物?”

  曹操愣了一下,瞬間想起房中的青年,他問司馬朗道:“伯達你見過天子吧?”

  “從前做朝官時倒是見過幼年天子,怎麼?”司馬朗看了看他的臉色,問道:“孟德兄可是想到什麼?”

  “伯達可知道這玩意我是怎麼弄到手的嗎?”

  “但聞其詳。”

  曹家表面上是在經營馬場,實際上幹得都是馬匪的勾當,專搶惡霸鄉紳土豪貪官,不搶平民百姓。倒不是因為曹操有原則,只是這種亂世,小民小農的油水太少,費勁搶的錢還不夠喂馬的,不如直接幹大票,再打打劫富濟貧的名頭,時不時接濟一下鄉人,倒撈了個好名聲,私下裡不少人叫他們義匪,甚至有些對亂世不滿又找不到出處的有志之士來投奔。

  曹家頂樑柱的兩個軍師荀彧和荀攸叔侄倆就是這麼來的。

  事情發生在幾天前,他們慣例去巡路的時候發現有兩夥人在爭鬥,確切來講是一夥人在屠殺另一夥人。這種事曹操從來不管的,但是當時他還帶著荀彧。曹操一直覺得這位軍師哪兒都好,就是心太軟又太仁慈,曹操跟他說過,狠不下心對一個馬匪來說是致命弱點,而荀彧則回他道您想一輩子做馬匪嗎?不想幹出一番驚天動地的偉業嗎?那就不光要靠狠,也要靠仁。總之曹操沒能說過荀彧,只好聽軍師的話跑去救人。

  靠了近曹操才發現第二夥人已經死沒了,而屠殺者穿得都是軍裝,曹操心說不好,但想撤退也來不及了,只好哢哢喳喳殺了乾淨。滅完口燒埋屍體的時候,他們在屍體堆裡發現一個麻袋,裡面裝了一個人,這玉佩便是從他身上找到的。

  “就是這人。”曹操指著床上還沒醒來的青年說道:“文若說他大概被下了藥才會一直昏睡,伯達你看看,這是天子嗎?”

  司馬朗戰戰兢兢地過去看了又看青年又是血又是灰的臉,瞅了半天說道:“看不太出來,畢竟我見到天子是將近十年前的事情了,而且那時候他又小。應該不是吧?”

  “這種大事你別應該應該的,到底是不是。”

  “這……我……”司馬朗是真為難了:“我是真看不出來,不過這人身上都是傷痕,又瘦成這樣,我尋思董卓再亂政,也不至於做出虐待天子的行為才是。再說如果天子丟了,京城不應該一點風聲都沒有,所以我判斷這可能不是天子。”

  曹操捋了捋鬍子,雖然應該可能這種詞比較多,但司馬朗的話還是有幾分道理的。他想了想又問道:“洛陽真的一點風聲都沒有?”

  “我這次回去,給你打探打探 。”司馬朗又問:“要真是天子怎麼辦?”

  曹操想了想:“伯達可有主意?”

  司馬朗壓低聲音說道:“文若說的對,你不能幹一輩子搶劫的事,這等亂世,正是英雄當起之時,孟德兄有能力也有氣度,只差一個契機而已。”

  曹操沉思了片刻,說:“讓我好好想想。”又說:“再說他萬一不是天子呢?”

  “不是天子孟德兄當如何?”

  “丕兒要念書,家事自然顧不上,我還想著要不要招個人,這不來了?”

  “啊哈哈……說起來丕兒和仲達在後院怎麼待了這麼久?”

  “丕兒腿短,大概上了茅坑下不來了。”

  “……孟德兄,不要總欺負丕兒。”

  曹操哈哈一笑:“養兒子不欺負等於白養!”

  他們這邊說笑著,那邊曹丕連打了好幾個噴嚏,可別感冒了,曹丕揉了揉凍得有些發紅的鼻頭想,他最討厭吃苦苦的藥了。朗叔的弟弟還不出來,曹丕又不好意思進去看,只好在後院逛來逛去地等他。突然聽到靴子踩在雪地的聲音,曹丕手腳並用地從晾衣服的鐵架上爬下來,拍了拍身上的雪裝出一副端正的小樣子。

  來人果然長得有幾分像司馬朗,看到他愣了一下,微笑著走了過來。

  曹丕乖乖地叫道:“司馬二叔好!”

  司馬懿摸摸他的頭,說道:“好乖,你是曹植吧?我是你二哥的家教司馬懿。”

  聽他這麼說,曹丕眨巴眨巴眼睛糾正道:“二叔,我就是曹丕呀。”

  “啊?”司馬懿顯然很吃驚:“曹丕不是已經十二歲了嗎?怎麼這麼矮?”眼前這個小不點,明顯沒有十二歲的樣子,所以他才誤以為這是曹家老四。

  這下可踩到曹丕的雷了,他最恨別人說他矮了,雖然他現在的確有點不高,但他相信自己以後一定會長很高的,男孩子本來長個兒就晚!

  曹丕這邊吭嘰吭嘰地安慰自己司馬二叔是未來的老師不可無禮,那邊司馬卻沒一點意識,竟還繼續說道:“竟然不是曹植,你這個頭,說七八歲也有人信啊。”

  “唔啊!”是可忍孰不可忍,曹丕大吼一聲,一腳踢上司馬懿的膝蓋:“長得高了不起啊!!嗚嗚嗚!!有什麼了不起的我還會長的啊嗚嗚嗚!!!討厭!!!”

  說完他扭頭就往前院跑去,司馬懿被踢的極痛,一時竟也沒來得及拉住他。曹丕哭著跑回裡屋,看到曹操和司馬朗同時望向他,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撲進了司馬朗的懷抱:“嗚嗚嗚朗叔!!”

  “哎?丕兒怎麼了,別哭啊。”司馬朗連忙安慰他:“你不是去接仲達了嗎?怎麼哭了?”

  “嗚嗚嗚,嗚嗚嗚二叔欺負我嗚嗚嗚……”平時只有曹操的時候,曹丕是斷不敢耍性子的,不過在一貫疼愛他的司馬朗面前,他總是忍不住可著吃奶的勁兒撒嬌。

  “仲達真是的,幹什麼呀,別哭朗叔給你做主!”正說著,司馬懿也走了進來,迎面就被大哥一頓訓:“仲達!叫你過來做人家先生!怎麼就把人弄哭了!!”

  司馬懿也很納悶:“我,我什麼也沒幹啊?”

  “沒幹他怎麼哭了,丕兒乖,仲達對你做了什麼?”

  曹丕抹了抹眼淚,從司馬朗懷裡探出頭說道:“他說我矮,說我跟七八歲似的嗚嗚嗚……”

  司馬朗斥道:“嘴怎麼那麼欠!”

  司馬懿摸摸鼻子,他真是拿小孩子沒辦法,誰知道曹丕會這麼介意身高的事情,他正準備說點什麼,就聽曹操在旁邊說道:“丕兒,別任性,差不多就行了。”
  

TBC
  

  

  
  

  

  
PR
COMMENT
name
title
text
color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mail
URL
pass
secret
 無題
我猜我应该把之前的评论发过来。不过也没什么~
依旧是威武的曹爹!和好人朗叔,嘴欠真相的蚂蚁(他好高!)
小短腿是永远的萌点!(不明原因的,我总有种曹爹垫脚也才169的感觉)

继续等鸡汤等本初舅舅XD
養老師且 2012/04/11(Wed)23:40:15 編集
 無題
【“丕兒腿短,大概上了茅坑下不來了。”】这句还有司马把曹二认成植弟那里…………23333不要欺负小短腿啊www
曹二要长高就得多锻炼身体啊www各种锻炼的意味……w
另外民国背景可美好 o(*////▽////*)q!!!
另外其实我才不要说……刚开始看见他们捡了人回来我还以为是司马呢噗噗…………【农夫与蛇……?慢着不对】
二货渣轩 2012/04/14(Sat)01:35:54 編集
 233
好过分哈哈哈哈小短腿的身高梗从开始一直贯穿到最后23333曹老板打得好算盘。仲达你够了天然黑23333小时候这么软为毛长大以后那么精分啊【乱入】,好萌好萌好萌的文章~~

端个小凳子继续蹲……好稀饭QAQ
毛发代表生产力 2012/04/14(Sat)02:19:00 編集
 o(* ̄▽ ̄*)o
笑死人了 贤惠要从小培养
摊上这么个爹丕子你好幸福哦o(* ̄▽ ̄*)o
豆腐 2012/04/16(Mon)11:34:10 編集
 無題
都一个月过去了!!!后续呢!!!
哎嘿嘿 2012/05/10(Thu)02:37:43 編集
PREV ←  HOME  → NEXT
Copyright (C) 2017 铁血丹心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by 戦場に猫 Template Design by kaie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