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催。皇图霸业笑谈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哎呀打游戏打这么久,第一次看到化玉玄晶!真不是略爽能形容的,是超爽好吗!?
太爽了嘤嘤嘤,被团长71W拍走了~本来他是40W起,没人跟他抬,在团里引起公愤了,结果出来个妹子和他抬到了71W就收手了~估计没人想抬OT~

然后又出了剑纯的260戒指~让我4000拿下!
出了气纯的260剑!!出了剑纯的260剑!!!一个一万一个两万三统统拿下!!消费的好愉悦~~


后来出了腰带的牌子,我想了一下没跟同团的剑纯抢,抬到9千我就没要了~反正腰带总会有的,侠义换也可以啊,而且那剑纯太惨了一晚上没消费全叫我抢了……还是给人家一个吧=L=

然后打过几次YXDH,只能说这次的团是我打的最快的……(当然没有打莎莎)
DPS非常~~暴力~~~打起来非常~~~舒心~~~~~噼里啪啦就打完了!!
除了夫人的时候大家因为工资的缘故太兴奋灭了几次(……)外,其他都是碾压过的~~啊啊~~爽~~~~~~~~~~
PR
1鼻子……好难受。

汇源的番茄汁太浓稠太真实了反而……喝起来微妙。
还是苹果汁好喝一点,可惜没找到无果肉的草莓汁。

写完肉以后突然找不到追求,突然就不想写如寄了
最近……还是把那个超苏的女体写了吧QAQ
牧师说的对,写文章还是要自己爽,我苏我自豪(。

关于基三,洛道的任务真的不想做了QAQ
我已经做七八遍了……烦。
  從下體傳來的淫靡感,讓曹丕忍不住顫抖起身體,他完全能感受到司馬懿舌尖的動作,濕滑的舌柱時而細細舔著穴口每一瓣褶皺;時而和嘴唇一起宛如接吻般吸允挑弄;時而深入後穴的肉膜中,在裡面模擬著性器抽插摩挲。

  “先……先生……我……”司馬並沒有撫摸過他的性器,但下身傳來的快感依然讓他有射精的衝動,恥於自己過於淫亂的身體,曹丕流下了不甘的快樂淚水:“我……我不行了……”

  話音剛落,熾熱的液體便噴濺在了司馬的腹部,射出來的瞬間曹丕覺得渾身的力氣都跟著一起去了,他如洩氣的皮球一般癱在他的先生身上,微微地喘息著。

  “你這不是挺喜歡的?”司馬把他翻過來,為他理了理濕亂的鬢角。曹丕紅著眼睛,哼了一聲鬧脾氣般的扭過頭去,知道這是他害羞的表現,司馬也沒再多言,親了他的雙頰權作安慰。接著便順勢高高地抬起了他的雙腳。在忽隱忽現的燭光下,股丘間嬌嫩的秘花因為沾滿了唾液而閃耀著誘人的光芒。司馬伸出雙指,果然比剛才更容易進去,骨節粗大的手指肆意地在敏感處揉搓了幾下,曹丕便難耐地再度勃起了。

  司馬用力地分開他的雙腿架在自己臂上,彎腰撫慰般地含住身下人的嘴唇,曹丕一邊接受著過於纏綿的親吻,一邊閉上了雙眼,明白這是同意的信號,司馬以手扶著怒漲的肉棒,將之抵在曹丕的菊蕾上,由於窄孔已經被舔得非常軟,只是把龜頭放上就好像要被吸入一般,儘管還沒進去,司馬也已經能感受到被緊縮的快感了。下意識地舔了舔嘴唇,司馬抓著雙丘讓它們更分開一點,便噗嗤一聲把整根熱燙的肉棒插了進去。

  “啊啊……好棒。”性器被比口腔更熱的肉壁緊緊地包裹著,不知是因為快感還是痛苦,整個肉壁如同抽搐一般地不斷顫動緊縮著,每一次都能讓司馬舒服得好似全身毛孔都張開那樣暢快淋漓,他有些沉醉地在裡面停留了片刻,從性器傳來的悸動讓他忍不住感歎道:“還是你最棒了。”

  曹丕現在卻是完全沒有精力回他,直腸被大得嚇人肉棒插入,強烈的壓迫感讓他發不出聲音,這種感覺雖然稱不上舒服,但依舊有種不可明說的快感。曹丕還在試著調整自己的呼吸,而司馬卻已經忍耐不了地抽送起來。

  肉棒抽出又深深肏入時,後穴裡滿滿都是被摩擦的感覺,麻痹般的快感如電流擴散到全身。司馬還專門挑他敏感的地方衝刺,堅硬粗大的龜頭不斷地頂著淫媚柔肉,痛苦中夾雜著更加尖銳的愉悅,劇烈的快感讓曹丕終於拋開了羞恥心,大聲呻吟著,不斷吐出浪叫:“啊……嗯嗯~~~好深……嗯~先生……”

  “叫我什麼?嗯?”司馬彎下身咬住曹丕的耳廓,隨著他的動作,兩個人的下神貼得更加緊密。曹丕全身充滿著被插入到身體深處的快感,他順勢摟住司馬的脖頸,抬起臉索要著親吻:“先生……仲,仲達……仲達,吻我。”

  “好孩子。”獎勵一般地司馬深深地吻住了曹丕,按照他喜歡的方式不斷地交換著唾液,就連舌頭也有規律地在他喉間抽插,和下身仿佛一樣的節奏讓曹丕感覺自己上下的口都被侵犯著,身體裡充斥著司馬懿的味道,這種認知令他的面上泛起赤紅,而快感太過劇烈,他的眼淚都已經流幹了,眼角眉梢只剩下滲出的汗水,混著口水在床上暈開一片。

  曹丕此時早已身陷欲海,根本顧不得床鋪已經一片混亂,棉被早被兩人擠到旁邊,司馬的懷抱讓他根本感受不到寒冷,相反的,他覺得自己快要被體內的火燃燒殆盡了。

  “不,不行了……我,先生我……想射……”

  聽他這麼說,司馬加快了抽動的頻率,很快曹丕就發出高亢的尖叫聲射了出來。司馬感覺自己的性器被曹丕的肉壁緊緊地絞住,司馬咬著牙忍耐著射精感,滾燙的汗水一滴一滴的落在曹丕的臉上。最終他還是無法忍耐被收縮的快感,然而司馬還記得不能射在曹丕體內,於是猛地拔出了肉棒,曹丕被他的動作弄得一激靈,正想睜開眼睛就聽到司馬說:“好子桓,張開嘴。”

  下意識聽話的曹丕,在感覺到唇邊的物件時才察覺有異,然而肉棒順勢已經塞進了他的口中。他為了推出異物而蠢動的舌頭,只能加劇司馬的快感,而下一秒,帶著腥臭的液體就噴濺在他的口中。眼淚又一次地湧了出來,然而口中還塞著司馬的肉棒,曹丕只好含恨把那些液體吞了下去,他的先生這時才慢悠悠地把性器抽了出來。

  知道高潮後沾滿汗水的身體很快就會變冷,司馬翻身把曹丕摟在懷裡,抓過棉被蓋住兩人。曹丕還沉浸在被射在嘴裡的震撼中,感覺司馬貼近,他恨恨地說:“先生要是再玩這一套,我下次就把那孽根掰折!”

  司馬笑著給他擦擦淚水,又舔了他嘴角來不及吞下的精液,說道:“這不是不能射到你身體裡。”

  “你就不能射地上!”

  “胡鬧。”

  看曹丕即將擺出不依不饒的架勢,司馬只好哄他說下次絕對不做了。還附贈甜蜜親吻數個,親著親著他又有些蠢蠢欲動。

  “再來一次?”

  曹丕搖搖頭,連續射精兩次的倦怠感伴隨困意席捲而來,而且由於潤滑實際還是不夠,所以他的後穴有些隱隱刺痛:“困……而且那裡也疼……”

  司馬說給他看看,曹丕也不許,誰知道看了以後會不會又被舔,他現在是一點都信不過司馬懿了。無奈之下司馬只好安分地摟著曹丕,時不時地偷幾個吻,吻他的額頭,他的鼻樑,還有眼皮和嘴唇,曹丕被親得不勝其煩,只把頭埋到司馬胸前躲起來。

  司馬看他姿態可愛,也笑笑不再鬧,又問:“還冷不冷?”

  “腳有點冷……”

  司馬把他的雙腳貼在自己腿上,問:“現在呢?”

  曹丕懶懶地說好暖和,又說外面好安靜。桌上的紅燭已經燒幹,屋子裡瀉滿月光,司馬抬起頭看看窗子說道:“大概是下雪了。”

  “胡說……你哪兒能……看到……”

  司馬愛憐地把睡著的曹丕抱緊,又塞好被邊,才心滿意足的擁著他睡去。

  END

终于写完了QAQ
我只是想写个肉为什么突然就六千字,要了亲命啊!!!
不过司马应该玩够本了,口X也有了舔O也有了他还O在人家嘴里(………
好宣王我真是……待你不薄(文帝饶命!!


曹丕十八岁纳甄氏
甄氏本身就是妾室扶正,曹丕是“纳”甄氏,自古娶妻纳妾,没有正室用纳这个字的
何况他纳甄氏的时候还有正室任氏在
不过他们夫妻感情应该一般般,毕竟曹丕除了甄氏还是有妾室的,起码俩。
后来任氏脾气和曹丕不和,被他休了
注意这里,曹丕休任氏的时候,是他最风光最受宠的十八岁

后来曹丕和甄氏的感情就不好了,根据正史记载,我推测他们感情不好的原因在于甄氏
甄氏根本就不在乎曹丕
郭氏还有为曹丕出谋划策的记载,甄氏所有的记载都是围绕卞夫人的,难得提到曹丕还是说曹丕不在家甄氏过的很滋润
从这些足可以看出来曹丕和甄氏的感情应该不够热络,曹丕这个人是你对他好,他十倍回报你,你不理他,他就不理你。
他当年纳甄氏也不是因为爱情这种空虚的东西,是因为甄氏长的漂亮,又称得上是战利品
而且当时休了任氏,身份地位相貌上足可以扶做正妻的只有甄氏一个。

而甄氏至始至终就对曹丕毫不上心,她是最应该站在曹丕这边为他考虑的,结果她跑去站在卞夫人那边了。我看正史就觉得甄氏爱的绝对是卞夫人(……
当然这和她从小的生活环境有关,甄氏十有八九有恋母症……
然而曹丕比她小,又是男人,甄氏不管是不会应对曹丕还是不喜欢他,总之曹丕示好的结果就是被推开……

后来曹丕二十七的时候娶了郭氏,郭氏算是他的理想了
又能让他撒娇又能温柔对他又能给他出谋划策,集姐姐,老婆,母亲为一体(……喂
他当然更喜欢郭氏,曹丕绝对是那种对他好他才会回报爱情给对方的典型,看他对亲信大臣和普通大臣的态度就能明白。

至于曹丕为什么不休了甄氏,因为那时候他二十七了
正是和曹植夺位的时候,曹操卞夫人都很欣赏甄氏,甄氏除了不爱曹丕以外,作为正妻没有其他缺点,这种时候曹丕要是说什么不喜欢甄氏要休了扶妾室郭氏上位
他爸怎么想他?
他妈怎么想他?
本来就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日子,他何苦还要给自己弄的更紧张?
所以我说曹丕和甄氏感情不合已经很长了,但是他当时没有条件也没有机会休甄氏,环境不许他任性。
但他登基了以后就不一样了,他如果真喜欢甄氏,当时就可以立甄氏为后,但曹丕只给了甄氏一个妃子的位置,他登基两年不立后,我怀疑是一只在寻找一个立郭氏的机会,但是事多,而且忙乱,就找不到。
而甄氏这时开始耐不住了,她嘲讽曹丕,未必真是因为曹丕纳其他夫人,要知道,刚结婚的时候是甄氏主动要求曹丕纳妾的,我感觉她最大的心结还是后位的不稳定,她现在和郭氏算平起平坐了,甄妃和郭妃没有什么区别的,曹丕又久久不立后,明显不属意她,所以甄氏就爆发了,然后就被曹丕弄死了。
曹丕弄死以后是后悔了一下,因为老实说甄氏确实没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情,不过是因为他不喜欢就弄死,当得起冤死二字,所以老神棍说贵女子冤死,曹丕就后悔了。
不过他应该没多后悔,甄氏死了郭氏立后,曹丕图的就是这个,他想立自己心爱的女人为皇后,不想立讨厌的老婆……
╮(╯▽╰)╭


看曹丕這麼羞澀的樣子,司馬懿倒是覺得挺愉悅,然而良宵苦短,他再這麼彆扭下去,天都要亮了。

  想到這裡,司馬便強硬起來,不顧曹丕的掙扎把他翻過身去。

  “住手……我不喜歡這樣!先生……”曹丕手忙腳亂地掙扎著,奈何後背被司馬壓著,懸殊的力量差距讓他翻不回身,只能像被線吊起的烏龜一樣劃動著四肢。司馬看他這幅憨態,簡直忍不住要笑出聲來,只是看到曹丕眼角不知因為害羞亦或是不甘而滲出的淚水,他又心軟了。

  “好吧,那你說怎麼辦?”

  本來看到司馬的退讓,曹丕還松了一口氣,聽到他這麼說,立刻又糾結起來。他思考片刻,聲若蚊呐地說道:“要不,我給先生舔?”

  這下輪到司馬膛目結舌了,這也怪不得他,平日裡他千哄萬騙好說歹說,曹丕都不肯開口為他含一下,今天突然這麼主動,怎麼能讓司馬不吃驚,不感歎?

  “有時候我真不懂二公子。”

  “我一直都不懂仲達先生……”曹丕的聲音裡都染上了哭音,然而比起被舔那種地方,還不如他去舔司馬,反正……就當做平日被口交的回報。既然他這麼要求了,司馬當然樂而為之。曹丕順著趴著的姿勢,本來想就這麼退到司馬的腿間,可是卻被他的先生按住了肩膀。他不解的抬頭,司馬說道:“這種姿勢我上半身都在外面露著,很冷的。”

  “那你把衣服穿上?”

  話音剛落曹丕就被彈了個腦瓜崩,他有點委屈,但扁扁嘴沒敢再說什麼,只任憑司馬擺佈。司馬把他整個人掉了個,兩個人呈雙龍對盤(俗稱六九)之勢,接著再把棉被蓋在身上。

  “這樣就沒問題了。”

  總覺得問題很大,曹丕默默想著,但這樣一來的確除了肩膀和腳以外就沒有其他暴露在寒冷的空氣中了——當然這是他的情況,司馬因為太高所以腿還是露了大半。

  雖然眼前的‘龐然大物’讓他心生懼意,但曹丕這時候也沒法再退縮了。總覺得有一種無從下口的感覺,他只好先用手撫摸著那熱燙的柱體,指尖和掌心傳來火一般的觸感,讓曹丕全身都泛起了雞皮疙瘩,儘管已經接受過多次,他卻從沒有這麼近距離地看過司馬懿的性器。

  司馬並不催促他,只是伸出雙手,在棉被裡揉搓他的雙臀,那溫柔又不失力道的愛撫讓曹丕稍稍有些安心,他閉緊雙眼,慢慢張開嘴,將不斷滲出液體的龜頭含進了嘴裡。肉棒帶著一種男性的味道,在曹丕嘴裡跳動。

  “很好,再吞得更深一點。”儘管只是含住一部分,曹丕卻覺得整個口腔都被充滿了,然而司馬並不滿足於此,他只好竭盡全力地吞咽著,從喉頭發出輕微的哼聲,肉棒滑過口腔發出黏膩的聲音插入到喉嚨深處,曹丕用力壓著泛起的嘔吐感。

  因為從來沒做過口交,雖然吞了進去,他卻不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平日司馬倒是對他做了不少次,只是太過舒服,暈暈乎乎中就已經射了,哪兒還有餘力記著司馬的動作。

  感覺到性器一直被含住不動,司馬拍拍他的屁股,教他道:“吐出來,用嘴唇和舌頭包著牙齒,可別咬到我。”

  曹丕聽得還是稀裡糊塗,但嘴裡滿滿地沒辦法,只好按照司馬的話,慢慢地將肉棒吐了出來,嘴唇快離開龜頭前,又聽司馬說:“好了,就這樣再吞進去。”他聽話地又吞了進去,用嘴唇愛撫著柱體,舌頭也努力地在上面摩擦,雖然頂到喉嚨的時候總是產生嘔吐感,曹丕也極力忍耐著。

  從下體竄起的電流快感,讓司馬發出哼聲,他突然後悔採取了這樣的體位,真想看看曹丕吞吐著自己性器的時候,會露出怎樣誘人的表情。只好等待下次了,司馬心裡盤算著,口上還不忘指導曹丕:“再多一點潤滑。”

  曹丕實在不懂怎麼含著潤滑,只好先吐出來,用舌頭舔著肉棒,塗以口水,並且下意識地不去想他在舔的究竟是司馬懿的哪個部位。司馬陶醉在被二公子口交的酩酊感裡,手也不忘撫摸對方,將眼前的肉丘左右分開,露出中間正緊緊地閉著的柔軟肉穴 ,被摸到敏感的地方,曹丕忍不住發出喘息聲。

  “這麼緊,就算手指也插不進去。”司馬說完,趁著曹丕還沒回過神來,便把嘴唇壓在了上面。

  “先生!”司馬突然的行為令曹丕十分的驚慌,明明說好了他給司馬口交的話就不會被舔,因此他皺起眉頭用力扭著屁股企圖從司馬的手下擺脫出。然而這樣的姿勢,任何的掙扎都是徒勞的,司馬的手鉗得緊不讓他有逃脫的機會。

  “卑……卑鄙,太過分了……先生……”曹丕又羞又氣,無奈力不如人。司馬伸出濕熱的舌尖,肆無忌憚地舔弄著緊閉著的密花。

  “嗯……嗯嗯……討厭……”

  “你這裡可不是討厭的反應。”當柔軟的肉穴被司馬的舌頭撐開並微微插入時,曹丕稍微縮緊地抗拒了一下,但很快在舌尖的攻勢下,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討厭更多一點,還是舒服更多一點,只能無力地伏在司馬的身上,發出曖昧的歎息。他已經沒有精力再給司馬做口交了,只好用臉頰有一下沒一下的摩擦著已經足夠濕潤的肉棒。


曹二真是太天真了,司马懿要舔的OO,你能阻止他?
这就是为什么他是你先生了(不是
PREV ←  HOME  → NEXT
Copyright (C) 2018 铁血丹心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by 戦場に猫 Template Design by kaie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