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催。皇图霸业笑谈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曹丕其實是很怕冷的一個人。所以一到冬天他就不太樂意出門。不過曹操在的時候,是由不得他任性的,早晚的定省不說,還不能穿得太多。這倒不是曹爹的要求,只不過在他玉樹臨風的四弟面前,曹丕怎麼也拉不下臉穿得像個球一樣滾來滾去。

  這年冬至剛過,天就冷得不行,曹丕從外面進來時連打了六七個噴嚏,侍女們掩著嘴嘻嘻笑做一團,曹丕咳了一聲紅著臉輕叱了她們幾句,便問甄氏呢?侍女說一早就帶著小公子去卞夫人那裡,又說晚上不回來了。曹丕聞言有點發蔫,本來還想老婆孩子熱炕頭,看來是沒指望了。簡單的吃過晚膳後,就是曹丕期待已久的沐浴時間,只有泡在熱水裡,他才有一種活過來的感覺。洗漱後剛從水裡爬出來,司馬懿就推門而入。看到渾身濕漉漉發梢還滴水的曹丕,司馬眼裡似有火苗一閃而過,不過曹丕還沒看清楚,他就已經走上前來,順手拿起桌邊的衣服給曹丕披了個嚴實。

  “別著涼了。”他剛說完,曹丕就又打起了噴嚏。見他如此配合,年長的先生忍著笑把人摟進懷裡,曹丕有點彆扭地把鼻涕蹭在他胳膊上,司馬也沒介意,直到把他整個人都塞進棉被以後,曹丕才露出半個腦袋瓜問道:“先生幹什麼來了?”

  這話有點明知故問的意思,司馬笑著把脫下的鞋子擺好後,合衣鑽進被子,曹丕被他帶進來的涼風冷得直哆嗦,司馬見狀便解開衣服,把那小年輕裝進胸口:“給二公子暖被窩來的。”

  從司馬懿的胸口傳來的溫暖讓曹丕覺得有些燙熱,皮膚的溫度將他的臉染得粉紅。只要這位公子覺得害羞,他准得鬧點什麼彆扭,這次也不例外,曹丕貼著人家的胸口依依不捨地蹭了半天,嘴上卻說道:“你倒會趕巧,知道我孤零零一個人。”

  說來也是,他的先生從來都是見縫插針一般,準確地避開了任何撞見包括曹操甄氏乃至吳質曹植等人的機會。只要司馬在場,曹丕身邊絕不會有別人。

  司馬懿冷笑著哼哼兩聲算是接受了他的‘稱讚’:“要是連這點能力都沒有,我拿什麼輔佐丞相?”

  聞言,曹丕憤憤地咬了眼前的胸膛一口說道:“你怎麼不現在就去輔佐父親?”

  那話兒裡幾分假脾氣幾分真害羞,司馬不用猜都能明白,他親親曹丕的臉蛋說:“白天輔佐丞相,晚上服侍二公子,懿也算是為曹家盡心盡力了。”

  曹丕被他這厚顏的樣子震得兩頰簡直要燒起來,張著嘴你你我我半天竟不知要反駁些什麼。司馬懿對他這幅傻乎乎的呆樣兒真是喜歡得緊,心裡一熱,嘴就湊了過去,甜滋滋地咬住他的耳垂,舌頭也像軟體生物一般順著鬢際舔進曹丕的耳洞裡。

  兩人也不是第一次做這情交的事,曹丕喜歡被撫摸哪裡,哪裡是他的敏感帶,司馬懿可稱得上是瞭若指掌,只一會兒功夫,曹丕就被他玩弄得渾身酥麻,軟綿綿地躺在他的懷裡喘息不已。而司馬甚至還沒有脫下衣服。

  這種差事當然不能自己做,曹丕也明白,司馬剛支起胳膊他就溫順地為他脫下衣服,順著棉被和床的間隙丟到地上,現在他們是真正的肌膚相親。雖然臉上熱辣辣的燒著,但曹丕的體溫還是較司馬偏低一些,接觸到的皮膚傳來的微涼感覺,讓司馬心生愛憐。他捏著曹丕的下巴,熱切地吻著他。舌尖掃過他的上顎和牙齒,又深入到喉嚨,仿佛要舔到曹丕的心裡去。那雙大手也不閑著,用力地揉搓著曹丕的臀瓣,指甲若有似無地劃過中間的溝壑,撩撥得懷裡人想要呻吟,嘴巴卻被堵著只能從鼻間漏出些甜蜜的乞聲。

  吞不下的口水順著下巴流到了枕間,嘴唇分開的時候發出了啵的一聲,讓曹丕有些羞澀,然而身上人卻無暇顧及他這微細的心情,司馬舔了舔他的下嘴唇,命令道:“舌頭伸出來。”

  不同於剛才舔弄的深吻,司馬含著他的嘴唇,又細細咬著他的舌尖,又用力地允吸,把曹丕的舌根弄得都有些發麻。忍著害羞和更進一步的渴望,曹丕乖乖地任憑司馬欲與欲求。如果不吻到滿足,他的先生是不會放過他的,每次都是這樣,親起來沒完沒了,變著各種花樣。當然曹丕自己也很喜歡被親吻,這讓他有一種被渴求的被愛快感。

  好不容易親夠了,司馬伸手翻開枕頭裡面的暗格,卻摸了個空。他皺了皺眉頭,問道:“膏脂呢?”

  曹丕用被吻得迷迷糊糊的腦子想了一下,答道:“不知道。”

  “不知道我就硬進去了。”司馬嚇他道,“疼了可別怪我。”

  曹丕被他這麼一唬,倒是清醒了點,他回憶了片刻說道:“想起來了,上次先生你用完就把空盒隨手丟地上了對不對,叫侍女給掃走了。”認出來是曹丕的東西,侍女倒是沒給他扔了,洗乾淨以後還給了主人,曹丕以為最近沒什麼和司馬偷情的機會,就隨手放進書櫃的暗格裡,之後忙著別的事情把這茬給完全忘了。

  結果今天就沒得用。

  聞言,司馬懿歎了口氣,曹丕窺著他的臉色,眨巴眼睛裝可憐地說道:“先生可不要硬來,我怕疼。”

  “不硬來,公子就配合點。”

  曹丕不解地看著他,司馬用指尖點著那緊閉的穴口說道:“讓我舔這裡。”

  “不要。”一如司馬預想的那樣,曹丕乾脆的拒絕了。他挑挑眉,繼續勸說道:“不弄濕潤的話,很疼的。”

  “先生不要說得很有經驗的樣子,你又沒疼過。”

  “我這不是心疼你。”司馬親親他的臉,還拉著曹丕的手去摸自己那裡,“它這麼大,直接進去會多疼,好好想想?”

  曹丕被那個熱度弄得面紅耳赤,然而聽到司馬的話又忍不住白了臉。平時司馬做盡前戲,膏脂塗了厚厚一層裡面都軟熱濕滑的情況下,被進去的瞬間他還是疼得喘不過氣,現在什麼潤滑都沒有就這麼幹的話……不如直接殺了他比較快。

  看曹丕的內心開始動搖,司馬進一步的蠱惑道:“而且這樣很舒服的。”

  “……先生又要說的很有經驗的樣子……”

  “子桓。”司馬哄道:“是我舔你,又不是讓你舔我,作什麼這般抗拒?”

  “……”只是想想那個姿勢那種行為,曹丕就羞得連眼角都紅了,真要是被舔那裡……不如挖個洞把他埋進去比較快。

  
PR
COMMENT
name
title
text
color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mail
URL
pass
secret
 無題
看完我都觉得自己脸红了!真是甜死了!而且身高差什么的!脑补一下太可口了啊!真是要我命!大半夜的!!!呜呜呜……好想大叫太萌了啊!!!

敲碗求后续!!
哎嘿嘿 2012/01/30(Mon)03:02:27 編集
 吃肉要吃到饱……
萌爆了萌爆了萌爆了!!!强力敲碗!!!文好美,柿子的属性全中,戳的不仅仅是内心还有我的神经!~~~~
萌懿丕爱黄豹的朝夏天 2012/01/30(Mon)23:58:16 編集
 無題
救命……!!!!!!舔菊什麽的…一直意淫了好久…!!!!寫出來了真是各種的美好啊!!!!【伸手拿紙巾按著不斷噴湧的鼻血www
敲碗求後續!!!!XDDDD曹二在床上媚惑人的樣子真是…………////▽////
軒璘 2012/01/31(Tue)00:15:54 編集
TRACKBACK
TrackbackURL:
PREV ←  HOME  → NEXT
Copyright (C) 2017 铁血丹心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by 戦場に猫 Template Design by kaie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