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催。皇图霸业笑谈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首先,不要觉得我落井下石或者小人得志或对玻璃心碎了的人冷嘲热讽,假如有朋友能理解我当年那种说不出口的憋屈的百分之十,今天就应该为我觉得高兴。


大约半年前,我和朋友A说,甲感觉好怪和我气场不是很合。几个礼拜后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又让我对着朋友A树洞说甲是个JP,神经病,不要跟它一起玩。
但是朋友A不信,她觉得这是误会,甲还是个好人的。
数月后,我认识了朋友B,一次谈话中偶然说起来甲,因为是朋友,所以我直言不讳的说甲是个JP,神经病,你离它远点小心被恶心。朋友B虽然听从了我的话,但还是和甲友好的接触着,我虽然觉得心里不舒服,但作为朋友,我的忠告只能仅此,你不信我也不能逼着你信,不舒服什么的我也只能自己忍着。
但是又过了数个月,甲JP抄袭事件爆发,朋友B来找我树洞,作为和她有过一样经历的人我深能理解她那时的感受,但是我也必须坦白的说,当时我心里也想过“你看怎么样你当初不听我的劝告,现在如何?”,这也就是想想,毕竟我无凭无据的说别人JP,一般人也不会信。我的话如果关系很亲密的朋友跟我说XX有问题你小心,我肯定会小心的,必然会和XX保持距离,而我的劝告友人不听虽然我心里会有点不舒服,但毕竟是别人的事情,我尽责做到了,哪怕被人理解为爱婊人,我该说的都言尽,信不信都你们的事。
这是甲的事情。


也是半年前,我和乙有过短暂的接触,当时被它雷的快哭了,说真的我活了二十多年,没见过那么高贵冷艳的人,在它面前一切高贵冷艳都要靠边站,这和我气场实在是不合,于是我们未经几次交谈就很快的说了拜拜。
之后当然也和朋友AB说乙是JP,神经病,不要和它一起玩。朋友B也和乙有过接触,具体情况因为有甲的例子,所以我就不加干涉了,还是那句话,我尽责警告过了,信不信随你。
问题在朋友C上,说真的朋友C曾经伤我很深,A和B虽然也过对我的话表示过不信,但基于朋友的情谊,并未做其他的指责,现在心结也已经解开了。而朋友C,某一次我们聊天的时候说起来XXX,我表示不喜欢这个人,C问我为什么,我就说XXX是JP,神经病,不要和它一起玩(你够了),这类话我也和AB说过,当时AB的反应无非是哦这样,没想到啊云云。她们未必是真赞同我的想法,这我多少还是能感知到的,但她们也没有想C一样,在我信任她,在她面前说了一堆以后,跟我讲我不做评论,对文不对人。
我当时真的,真的非常暴躁,当时就想把她拉黑,幸好同时聊天的还有相方(借用一下),劝了我半天,我才平静下来,从此这件事就一直梗在我心里。
不要觉得我小心眼,我这个人虽然自己这么说自己很不要脸,但我就是爱憎分明的。交朋友我一不讲究你家室背景,大手还是版主还是牛人之类的称号在我眼里都是屁,二不讲究你有没有才能,会不会写文会不会画图都是浮云,三不讲究你人缘好坏,你以前是喜欢一人乐还是交友广泛都和我没关系。
我只要真诚和信任,人和人的交往,本来就是心和心的沟通,我诚心诚意对你,就是希望你能诚心诚意的回我,别人对我十分好我百分回报。同理别人对我十分坏(……)我也百分回报,以德报怨的事别找我,我没那胸襟。
而且外人都讲我喜欢婊人,是的,我是憋不住事情心情的人,碰到不爽的事,JP的人我不讲出来我心里难受,但是对着外人,对着泛泛之交,我绝对不会说过火的话,这是我的一种自保,也是对无辜之人的一种尊重。能听到我讲过火之言的人,都是我百分百信得过的人,举个例子,在外面我可能讲XXX我不太喜欢,有点雷。对内我肯定会直接说XXX什么玩意啊傻逼兮兮的恶心死了真他妈瞎了我的狗眼。
你要说这是虚伪也行,我不反对。
这也是我梗朋友C的关键,我充满信任不加保留地告诉你XXX的事,你回头跟我讲这个,意思不就是说我乱婊人,乱黑人,我他妈胡说八道吗?是的我不能要求别人都和我一样,完全信任朋友,AB都没有完全信任过我,这我也忍了,但是这样被反咬一口我简直不知道怎么再用真心和你相处!
我那时有好一阵子,看到朋友C就觉得暴躁,但相方的劝解,加上本身的确了解到朋友C不是坏人也不是JP,不信任我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就没有拉黑她,而且还交往着。

这时碰到乙的事情,本来我已经不太关注乙的事情了,但是偶尔看到它活跃而且还总被它代表觉得挺五雷轰顶的,于是就和相方树洞,相方跟我说她虽然没看过乙的同人,但是以前看过她的原创,特别囧,不但洗白而且还三观扭曲。接着我无意间还发现了乙曾经抄袭过的事实。说真的,别的事情都无所谓,我唯独不能忍的就是抄袭,我觉得这就是写手的耻辱,一切原创者都应该唾弃的事情,偷窃别人智慧的结晶和偷窃别人的财产完全是一回事,都是极其无耻的。于是就和朋友AB讲了,AB表示反正她都够雷的了不差这一个雷。
这时我其实还没想过要和朋友C讲,但是后来我们在谈论什么的时候,偶然说到了乙,于是我还是说了,我说乙是个JP,神经病,还抄袭,不要和她一起玩(……)。
朋友C跟我说,我对文不对人,她文写得好就可以了,我特别喜欢她。
我当时已经没有暴躁的想法了,还是那句话,我尽责了,信不信由你。


我想了一下,我曾在朋友们的面前,表示讨厌过很多人,但确切的有说过它是JP,神经病,不要和它一起玩的人只有这两位,重点就在“不要和它一起玩。”,能和我做朋友的,和我气场都相仿,能恶心到我的人,百分之八十能恶心到她们,我曾经被它们恶心到过,这种感觉我不想让我的朋友再体会一次,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说我尽责到了,我既然已经做了第一个在巧克力里面吃到便便的人,就想朋友不要再吃一次便便。
可惜他们都不信我。
所以她们后来还是一个一个的都吃到了便便。




而这两位巧克力里的便便,相继都大曝于天下了。
没有人黑它们,真的。
抄袭,是它们自己抄的,没人逼着它们抄袭对吧?
高贵冷艳,也是它们自己露出来的,没人逼着它们装逼对吧?
这也是我一直不解它们有什么资格哭诉被黑,明明事情都是你们自己做出来的,别人所作的不过是说出来而已,你不做的话谁能说什么?
身正不怕影子斜这都不懂?


而我,憋了半年的恶气,终于他妈的吐出来了,不是对两位便便的,而是对那些不信任我的朋友们的,我到今天还当你们是朋友,真心还是给你们的,所以一直都忍着这口气,尽管你们可能不这么认为,我平时的树洞黑水太多了。
所以今天我终于能说了。
“叫你们不信我!我说什么来着!?我说什么来着!?我哪一次说错过!啊?怎么样?怎么样?你们看看怎么样!!我他妈说什么来着!(够了)!”

麻痹啊这种感觉要怎么形容呢?
就是一个你一直很憎恶但是无从下手的人,突然跟猪一样自己撞到树上了的洗具啊!!
我之前的那个号跳桥前,签名一直是宇宙影帝的名言: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绕过谁。
说的就是这两位便便啊!怎么样?别以为你们装逼装的人不知鬼不觉,人在做,天在看,出来混的,都他妈要还回去!!


另外再抱抱朋友C,别想不开,作者什么的都是浮云,都是韭菜,一茬过了还有无数茬,我从来不厨作者,就是因为知道没用,作者都是人,而且还是我不知道的人,谁知道他们是不是JP啊?不厨,没爆出来之前专心看文,爆出来之后分情况,抄袭的绝对不看,并且鄙视到底,其他问题的再议,在我眼里,抄袭问题大于一切。
你也别太伤心,还有很多好作者的,有的是到退圈多年也没出过任何问题的,咱们再找,再找。

呜呼,把所有话都说出来的感觉真是舒服,干活去!
PR
COMMENT
name
title
text
color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mail
URL
pass
secret
TRACKBACK
TrackbackURL:
PREV ←  HOME  → NEXT
Copyright (C) 2017 铁血丹心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by 戦場に猫 Template Design by kaie
忍者ブログ [PR]